是的,我现在是平静的,而在一个小时前,我还是歇斯底里的:我觉得生命已无力前行,我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抛洒在这里,包括生命,我无法忍受生命的平庸,无法忍受一无是处的自己,无法忍受四面楚歌的世界。

是的,生活让我无处可逃,也让我不想去逃避,因为我想逃离的是这副躯壳,去了哪里都一样。我总是感觉自己打开世界的方式存在问题,于是我尝试着反复地去打开,去关闭,但我看到的世界依然是这副鸟样。我以为别人都能够很容易地掌握世界的打开方式,于是向别人请教,发现我与别人并无二致。
是的,我开始懊恼,我开始沮丧,我也深知抱怨无法解决问题。我将所有的烦恼都藏在心里,四处放射我的闪电。但,似乎放射地愈多,吸收地也就愈多。谁可曾体验,一面微笑一面电闪雷鸣的味道。
是的,我不懂取舍。我以为我懂的。但,我只是在路边歇息的时候,拍拍脑袋说我懂。休息毕,一卷衣袖,亦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抓狂模样。背着几粒芝麻,踢碎西瓜,向前飞奔,最后还被西瓜皮给滑倒,也分不清满脸的是芝麻,还是瓜子了。
是的,你不是我。我无法在断壁残垣中,想象小桥流水的尽头是什么模样。但我知道,我的生命,如果没有漫天黄沙,应该是怎样一幅景象。而拼命地往心里灌沙子的人,也只有自己了。轻松地空手幻化出火焰,飘散在空中,继而源源不断的火焰,不小心将自己封印住,也只有像我这般的人了。
是的,这该死的生活,他原本就是这样,没有天降硫磺之景,也罕得听风听水之意。你会继续前行,是的,你会看到生活原本的模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