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离,我正在不停地逃离。
回溯,我的记忆在不停地回溯。
那是在地震的前夜,街道的负责人挨家挨户地来敲门,让我们搬到一个统一的救灾广场,地震可能即将到来。我们收拾了一下,起身来到广场。广场上还真是热闹,人头攒动啊。一个老外跑过来,不知道是用着我们听不懂的中文还是英文和我们陈述,他为一个非盈利机构服务。他需要搭建一个灾后用于寻人和重建的门户。他自称技术专家,但是貌似各种技术细节也都经不起推敲,我也不想去鸟他,继续前进。

救灾委员会居然还在组织一场比赛,为了应对即将发生的地震。穿衣+自行车大赛。为什么会将这两个东西合在一起?为了模拟真实的地震发生时候的场景:先是在睡觉,然后感觉到异动就立马起来穿衣服,然后跨上自行车飞驰。也是和传统的比赛一样,时间最短的人获胜。我真是好奇,会不会有人没有穿好衣服,就嗖地跑出来,事实证明确实是有的。因此参赛者也面临这样一个选择:到底是衣服全部穿完再跑出来,还是为了节省时间,不穿完就跑出来。真的是和时间赛跑啊,不对,和时间赛车。
既然有这么奇葩的比赛,我为什么不去参与一下呢?我也了名。比赛准备的时候,每个选手发两顶帐篷,然后需要选手将衣服放在其中一个帐篷,然后裸身躺到另外一个帐篷中。然后比赛的开始时间是未知的,委员会给每个人发了一部睡眠检测仪,放在身边检测你是否睡着了。比赛会在大家都睡着了之后开始,千万不要装睡着哦,仪器能检查出来了。我真在想会不会有人睡着一时半会儿就醒不来了,事实上也是有的,工作人员使劲地推有些人帐篷想把他们的叫醒,却纹丝不动。
比赛开始了,我醒了,我发现我醒得还挺快,利索地穿完衣服之后,就跳出帐篷寻找我的自行车。对,是那辆。待我上车之后才发现,我居然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已经穿完衣服上车的。太棒了,出发,出发。不对,我傻了,已经早就走的人我也不知道啊。算了,不纠结了,keep moving。
骑着骑着,感觉到周围的参赛者似乎都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比赛,甚至于他们都没有在卖力骑车,搞得我一点比赛的兴趣都没有了。在一个弯道,我控制地不好,车翻了,我从车上摔下来,不是很严重,擦破点皮,但是我也不想再比赛了。
这个时候,工作人员跑过来试图劝导我回去比赛,我心里很烦躁,不想把时间浪费这毫无意义的比赛上。但是那个工作人员却并不放弃。我只能想办法去难为一下他。”你是工作人员?证件呢?让我看看” 那个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身份证来,还挺真,但是为什么身份证上写着『2004年 中阿里欧大学毕业』呢?现在身份证上要写学历?
这个时候,地震了,一切都开始坍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