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震之后

逃离,我正在不停地逃离。
回溯,我的记忆在不停地回溯。
那是在地震的前夜,街道的负责人挨家挨户地来敲门,让我们搬到一个统一的救灾广场,地震可能即将到来。我们收拾了一下,起身来到广场。广场上还真是热闹,人头攒动啊。一个老外跑过来,不知道是用着我们听不懂的中文还是英文和我们陈述,他为一个非盈利机构服务。他需要搭建一个灾后用于寻人和重建的门户。他自称技术专家,但是貌似各种技术细节也都经不起推敲,我也不想去鸟他,继续前进。

请还给生活原本的模样

是的,我现在是平静的,而在一个小时前,我还是歇斯底里的:我觉得生命已无力前行,我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抛洒在这里,包括生命,我无法忍受生命的平庸,无法忍受一无是处的自己,无法忍受四面楚歌的世界。